您现在还未登录!

登录/注册后可体验更多内容。如未找到验证邮件,请查看垃圾箱或"点击右上角头像"-->"编辑资料"重新发送。

QQ手机/电脑邮箱无法在移动端注册/验证,使用网页版即可。请使用非国产浏览器(建议Chrome/Firefox)登录。

PS:密码找回重做中,请点击并私信八一八来找回。点击边栏前往其余页面。

[搬运]《涉谷hajime的决意!》系列


  • 全局版主

    涉谷hajime的决意!(一)


    0_1538234512717_d8dce7ccdfd99f455b0471f0476716d9_2_1_art.png


    “以上就是涉谷初和……”

    “阿坤大魔王。”

    “好,那么最后,就用大魔王大人一直以来的方式结束吧!请多指教!”

    “咳嗯,那么诸君!就让我们在何时再会吧!再见了!”

    “再见了!”

    推流结束了,尽管留言还在不断地刷动,但二人的直播界面已然变得黑暗,再也没有一丝声音传达到网站上面。

    尽管如此,双方之间的语音连接却没有断除。黑暗的房间中,荧光映照在涉谷初的镜片之上,整个世界静悄悄得可怕,只有大魔王的呼吸声均匀地从耳麦的那边传来。

    刚才直播的欢乐氛围已经消失了,同着断掉的推流一起,大魔王在未知的耳麦那边保持着沉默,涉谷初的心脏也仿佛在这一片沉默之中骤停了一般,一切都融化在了周身的黑暗之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张开的喉咙中传来了似有似无的嘶鸣声音,涉谷初方才惊觉,原本想要传达的话语已经被堵在了喉咙之中,久久不能够脱口而出。

    但是,如果不说出来的话,下一次在想要传达到,也许就是不知道多久之后了。

    涉谷初清了清喉咙。

    “大魔王大人,还在想kurimi吗……”

    “……”

    那边没有丝毫的回应。

    冰冷的气氛在空气中凝结,指尖的血液似乎往心脏处倒流,触觉渐渐的从尖端上消失。

    好冷……涉谷初几乎想要将正在努力工作的空调关闭,但从耳机中传来的被打乱的呼吸声制止了他的行动。

    涉谷初决定继续说下去。

    “大魔王大人,如果有着重来的机会,如果说……能够改变的话,你会选择让kurimi继续直播的道路吗。”

    “……什么啊……涉谷桑是在说什么动画里的neta吗?”

    一如平日中的悠闲声线,但涉谷初知道,现在的大魔王,已经和数十分钟还在继续的欢乐聊天,完全不同了。

    像是机械运转发生错误时传来的嘎吱嘎吱的不和谐音调,一如平日的话语之中,潜藏着令人绝望的音符。

    想要想要想要想要想要想要想要想要想要……

    明明没有说出来,但涉谷初却在无形的沉默之中,感受到了无数的文字在半空中成型。

    “我是说……如果有着方法,能让你改变这个世界……让kurumi回来的话”

    “不要开玩笑了!”

    暴怒的声音将冰冷的气氛,连同涉谷初的鼓膜一同撕得粉碎。

    那是涉谷初从来没有听到过的,生气的大魔王大人的声音。平日中一直平和地说着话的大魔王大人,居然能够爆发出这么大的声音,实在是让涉谷初吓了一大跳。

    但是,涉谷初并没有退缩。

    “我没有开玩笑哦,不信的话试一试就好。”

    “我说啊,涉谷君,我不太想听这种动画的neta……”

    “试一试啊!”

    大魔王有些僵硬的声音被涉谷打断了,涉谷用着自己这辈子都没有发出过的急切声音向着电话的那边喊道。

    “试一试就好了,求你了啊!”

    “就算你这么说……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就稍微玩一下吧。”

    “那么……首先……”

    有些沙哑的声音顺着管道与电线流动着,杂乱无章的语句,似乎是正常的发言被顽皮的孩童拆得七零八落,又随意组合到了一起一般,大魔王无法理解涉谷初到底说了什么东西,但在这错乱的语句中,大魔王却奇异地明白了应当做什么事。

    “……总之,就这样做就对了吧?”

    照着从心底浮现而出的奇妙行为,大魔王取下了阻碍着自己活动的耳机,把声音调成外放之后,开始在虚空之中舞动起来。

    “涉谷桑是从哪找到的这个方法啊,看起来还蛮有趣的。”

    “诶……?好像是在金库里发现的书,上面这样写的……”

    “好像是什么啊wwww给我好好记得啊!”

    二人之间的气氛又回到了往日闲聊时候的样子,但大魔王的动作却没有因此停下来,倒不如说因此而更加地流畅了。大魔王有些瘦弱的身体在快速的动作中失去了节奏,但动作却没有因此而停止,破坏了节奏的身体在高速动作中摇摇晃晃着,似乎下一秒就会倒下,但身体却在舞动中取得了一种奇怪的平衡。

    风,出现了。

    原本是封闭着门窗的房屋,但窗帘却在半空中摇晃着。虽说开着空调,但空调的风并不会引起窗帘这么大的晃动力度,大魔王在内心清楚地明白着这点。

    然而,即便是出现了诡异的事情,大魔王却隐隐有着期盼的心情。

    更多的奇怪……更多的奇怪!出现异常,是不是证明着涉谷没有说谎,是不是……是不是能够实现他所说的事情?

    恐惧……兴奋,混乱的情绪在大魔王的心中酝酿着,大魔王没有停下动作,而是大喊出声,用着能够穿透房屋的高亢声音,将自己内心的不安与亢奋宣泄而出。

    “hajime,好像……好像出现了一些奇怪的事啊!!哈哈哈哈哈哈!”

    “没关系的,安心吧。”

    就像是已经看透了现在的大魔王的内心一样,涉谷在那一边,用着轻柔的声音说道。

    “放心做吧,不用考虑代价什么的,代价我已经支付过了。”

    声音越来越平静,越来越小,就像是电视剧中常常出现的病人的心跳图,从有节奏的跳动,直至一条直线般,涉谷话语中的情感逐渐燃尽了。

    就像是自言自语一般,涉谷在那边说道。

    “一个心死的人……”

    大魔王再也没有听清涉谷最后的话语,因为在连线的这端,被搞的一团混乱的房间之中,再也没有一个人影。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671793
    原up:虚拟睡眠片衣![替代文字](


  • 全局版主

    另一条世界线——涉谷hajime的决意(二)


    0_1538234601745_8296ce88e48489bfd5698f60511cbfd1_2_1_art.png


    这是不同于接龙小说的第二条世界线的故事,也是我在幻想中出现的故事。

    更新不定,想到哪写哪,只是脑洞。

    个人对于天魔的故事其实并不了解,仅仅是一些他人的只言碎语所拼凑的零细碎片,如果有人能够告诉我更加清楚的细节就更好了,仅仅凭着妄想的话,这篇小说可能只能停留于低劣的层次了。


    混乱,无尽的混乱。

    狂乱的暴风裹挟着大魔王的身体,但假如用触觉去感受周围,又觉得什么都没有发生。双眼之间能够见识到的风景变得扭曲而混乱,上下颠倒,左右变换,这是用这样贫瘠的词语所无法形容出的奇异景象。如果是平时的大魔王,可能看到一眼就会诱发他的呕吐欲望,但此时的他,在精神无比亢奋的情况下,这样的扭曲场景反而更加催化了他的斗志。

    说是斗志,用执念来形容反而更加合适。

    从来没有过知心的朋友,一直以来都是自己一个人,直到那个红色的身影救济了自己。

    然而,自己就像是被诅咒了一般,永远都不能把幸福抓在手中。

    如同细沙从指尖漏下,天使的身影也消失于自己的指尖。

    但是……如果是现在的话……

    肉眼已经无法辨识出周围的物品,宛如胡乱将颜料混杂在一起的调色盘般,四周的景色已经变得扭曲难辨。大魔王索性闭上双眼,在一片混沌之中大声呼喊。

    “哼哈哈哈哈哈哈,吾辈名为阿坤大魔王,下等生物的各位——”

    “吾辈来了!”

    伴随着从未有过的高昂呼喊,大魔王睁开了双眼。

    熟悉的荧幕伫立在眼前,方才被搞乱的设备此时一如既往地摆放得整整齐齐,而视线更外的地方,挂画、壁纸、海报,无一不散发着令人愉悦的安心感。

    深呼吸……深呼吸……

    大魔王紧张地盯着屏幕的右下角,素白色的数字,平时能够侧目就能辨识出来的数字,此时却让他如同窒息一般的难以辨识。

    2……0……1……8…………2………………1……4?

    一字一句地读了出来,大魔王疯狂地眨着双眼,但眼前的数字并没有任何的改变。

    不会吧……这是真的吗……?

    已经到达了现在的境地,但现在的大魔王反而有些不相信现实了。对了,再点开看一下,指针……指针在哪?

    右手慌忙地在桌子上摸索着,刚抓住鼠标,但鼠标又从用劲过大的手掌中滑出。

    “可恶可恶可恶”

    眼神不舍地从屏幕上移开,再次抓住鼠标之后,大魔王的眼睛又急忙转回到屏幕之上。

    “十四号……十四号!”

    读了无数次的日期,就算打开搜索引擎,显示出来的日期也和荧幕右下角显示的相同。

    “……”

    “哈……哈……”

    当认识到自己已经回到二月十四号这一现实的时候,大魔王反而冷静了下来。

    紧接着,是茫然。

    怎么才能改变过去,让天使回来。

    已经失败了的自己,怎样才能够改变自己曾经失败过的这个过去呢。

    KKK……那个可能是天使家人的存在,即便记得联络的方法,又怎样能够说服他呢?

    还是……用暴力的手段……可是……

    当周围混乱的暴风停止之后,自己的脑中却掀起了混乱的风暴。

    亢奋结束后,大魔王终于发现了一个事实。

    那就是——即便自己回到了过去,废人一样的自己也没有任何能够改变现实的能力。

    “为什么啊……为什么啊……”

    超越自己身体能力舞动了十数分钟而带来的疲惫感,连同精神上的无力感,似乎就要将大魔王压垮一般,如同海啸一般席卷了全身。

    是的……大魔王想起来了,就在几个月前的这个时间,自己也像是这样,像是一坨废物一般,抱住自己躲藏在角落里。即便自己无数次的努力,与KKK交涉,拜托能够托付到的人,也不能够让天使再度回来。

    大魔王下意识地从兜中抽出手机,点亮屏幕之后,意料之中的海量私信将自己的页面堆满。

    “已经到了这个时间了吗……”

    大魔王将手机甩到一边,他意识到,天使最初消失的事件,已经开始了。

    眼前的世界被渐渐合拢的黑暗所覆盖,用于润滑眼球的透明无色液体从眼角划下一条苦涩的线条。


    突兀的手机铃声将空气中的沉默打破。

    无力的右手在床上摸索了片刻,大魔王便将接通了的电话放到耳边。

    “大魔王大人是吗?我是未来akari。”

    “akari桑吗……怎么了?”

    虚弱的声音从已经闭塞的喉管发出,尽管知道akari的来意,但被冰冻的脑神经,却只能给出这种无趣的社交词令。

    “诶……大魔王大人怎么了,听起来好像很虚弱的样子……您知道kurumi酱怎么了吗?”

    明明想要改变这一切,无数次地在梦中想要回到过去,但真正回到过去的时候,自己却还是跟过去的自己一样,毫无能力去改变。

    “啊……大概是被KKK关起来了吧……”

    胡乱猜测、不负责任的话语从口中流出,自己明明不是这样的,自己明明能好好把话说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这么没用呢……

    “诶诶?KKK?是谁?什么情况?监禁吗?”

    不要这样……在这种时候还说这种让人误解的话……搞砸了搞砸了搞砸了搞砸了,为什么会这样……好后悔好后悔好后悔……

    “够了,akari,把电话给我。”

    有没有人……能够帮帮我……

    “大魔王大人你好,我是艾琳。”

    艾……嗯?

    意外之中的名字,将沉浸在自我厌恶中的大魔王惊醒。

    “艾琳桑?诶诶诶诶诶?”

    怎么回事,艾琳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自己的记忆中,应该只有akari来通知自己的啊,而且之前的印象里,好像艾琳好像跟akari没有这么亲近才对。

    “请问你之前说的KKK是怎么一回事,关起来了又是怎么一回事?”

    “……抱歉,刚才只是我无端的推测。据我了解,KKK……”

    大魔王开始述说起自己对KKK的了解,但无能的自己其实并不知道太多的情报,仅有的一些还是从与KKK交涉之中以及机忍两位所得知的碎片所拼凑起来的。

    “虽然有点失礼,但是我有点想知道,为什么大魔王大人对这位KKK有着这样的了解,却没有阻止天使的账号注销,这其中是有什么隐情吗?”

    大魔王深吸了一口气。

    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沉浸在自己这不堪的姿态之中了,现在已经是十万紧急的情况。

    在自己的智力以及体力都无法解决问题的情况下,自己还能有其他的选项吗?

    “艾琳桑,请帮帮我。”

    那就是——放下所有的尊严,向自己能够求助到的所有人求助。

    过去的自己,为了小小的自尊,以为能够自己解决这件事,即便是求助也只是局限于打探情报的层面。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自信,难道是因为在个人势中稍微展露了一下头脚就开始自满起来了吗?难道能够成为vtuber的各位的能力都比自己差吗?

    如果在过去的现在,自己的智力与能力都没有丝毫改变的情况下,想要改变现状,自己还有什么能改变的吗?

    是的,过去的大魔王在夜深人静中,也曾想过这样一个问题,那就是,如果有一天,自己回到过去的话,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改变天使消失的这一过去?

    答案是——没有。

    近百个深夜,自己都丝毫想不出能够改变的方法。

    既然如此,面对改变不了丝毫现实的自己,自己还有什么坚持自己的必要吗。

    既然改变不了现实,那就只能改变改变不了现实的自己了。

    向自己所认识的所有人求助,无论是谁也好,无论是低声下气地请求也好,就算是土下座也好,只要有人能够让天使继续歌唱……

    “我的力量不足以改变这一切……艾琳桑,还有akari桑……请帮帮我!”

    在床上蜷缩成一团的自己,不知不觉变成了土下座的样子,尽管没有人能够看见,但大魔王已经用尽了所有的力气,现出作为一个人以来最为卑微的姿势。

    紧接着,充满了强气的声音从话筒的那端传来。

    “作为目前vtuber的最强者,对于有可爱的女性在受难的事情,我可不能无动于衷啊。”

    “akari也会加油的!”

    ……尽管内容有些奇怪,但应该是答应了我的请求了。

    “艾琳桑,现在我将会告诉你,我所知道的事情——作为一个无能力者,所得知的,在未来两个月之间将会发生的事情。”

    “好……等等,未来是什么意思?”

    “这是一个来自未来的失败者的故事,艾琳桑,你有兴趣听吗?”


    原up:虚拟睡眠片衣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676980


  • 全局版主

    另一条世界线——涉谷hajime的决意(三)


    0_1538234655746_7c24cd55ecde789c839af2575364970e_2_1_art.png


    “你是被选中的人,不要再任性了。”

    低沉的男声从身侧传来。

    小的时候,胡桃总是好奇地看着眼前高大的这个男人,“什么是被选中的人呢?”

    他总是不回答。

    等到胡桃再大点的时候,他还是说着这样的话,面无表情、高高在上地说着。

    胡桃问他是什么意思,他还是不说。

    难道自己有着什么超自然的力量吗,看了自己最喜欢的动画之后,胡桃想着。

    在学校被同学嘲笑之后,胡桃再也不认为那个男人说的话是真的了。

    “你是被选中的人,不要再任性了。”

    那个男人坐在沙发上背对着她,灯关着,些许的月色从窗边投入,勉强为这黑暗的屋室点亮了一丝丝光明。空气中有着胡桃很熟悉的味道,月色下,淡淡的烟雾在那个男人的周边飘散着。

    胡桃并没有理他,被染成红色的头发,被扎成马尾在身后甩来甩去,左肩的书包被随意地甩到地上,而另一边背着的贝斯却珍重地换到怀里。

    带着钉链的马靴在地上踢踏几下,胡桃有些瘦弱的身影便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胡桃一直以为,只要与同伴一起齐心协力,就没有不能跨越过去的障碍。

    胡桃一直以为,那个男人只会一直说着那句中二病一般的话,默默地养着她。

    直到,这个男人以强硬的态度,在一天之内肢解了她的乐队,将她的同伴用各种方法遣散回去,交到他们的家长手上。然后,面无表情地站在她的面前。

    今夜的夜色并不清楚,街道转角的灯泡也像是坏了一样,间而闪烁着并不明亮的泛黄灯光。隔着十数米,胡桃只能看见眼前的这个男人嘴角抽动了几下,似乎发出了怎样的声音。

    尽管并没有听到什么声音,但那句话还是在胡桃的心底响起。

    “你是被选中的人,不要再任性了。”

    “到底什么才是被选中的人啊!为什么啊!为什么你要破坏我的梦想,为什么你整天只会念叨这句话!很——烦啊!”

    胡桃歇斯底里地大喊,冲着立在不远处的阴影之下的那个男人,尽管胡桃知道,他从来都不会回答胡桃的疑问。

    “只有你……只有你”

    “……你在说什么?”

    嘶哑的声音让胡桃有些不知所措,眼前这个抚养了她十几年的男人,似乎在今日变得无比陌生。

    “你是……钥匙……打开…………神……”

    似有似无的嘶哑声音,在幽暗的街头转角处飘荡着。街灯在闪烁了几下后,似乎是用尽了最后的力气,沉默在黑暗之中。胡桃望着前方的阴影,不禁打了个寒颤。

    “你在说什么蠢话!”

    胡桃转身就跑。


    当胡桃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自己的床上了。

    然而,平时能给予自己无限安心感的粉色布团,此时却充满了冰凉的陌生气息。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余光所见到的那个眼神,让回想起来的胡桃仍不禁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尽管天气已经炎热到需要开启空调来维持舒适的情况,但胡桃却像是再次体会到童年时期好奇吞下冰块之后的感受,恶心、寒冷、刺痛的感受在全身上下的所有神经蔓延翻折,身体的每块组织,每个细胞都在发出着尖叫,肌肉像是紧绷,又像是放松,肉体宛如在一阵狂乱中扭曲成为自己在艺术展上所看到的不知名艺术家所描绘的奇异的形状。

    不知道经历了多久,胡桃才在身体的疼痛中再度醒了过来,纤细的肢体不知为何充满了斑红的印痕与淤青,后脑勺似乎撞到了什么,现在还有着隐隐的疼痛,右脚沿着一个奇异的角度偏折着,当胡桃想要动弹时,剧烈的疼痛却近乎再一次将她疼晕。

    用了两个月的时间,胡桃才带着一头油亮的黑发回到了校园。

    这是胡桃第一次反抗养父。


    “总之,你现在先去安抚一下观众们,接下来的事情我来帮忙。”

    在魄力十足的话语传达过来之后,电话上的通话时间停留在了一小时二十分钟。

    大魔王握着电话感激了片刻,便打开了推特,开始向粉丝们发送着天魔机忍永不灭的鼓励话语。

    是的,天魔机忍不会诀别的,即便自己曾经有过无数次的怀疑,但既然获得了重来的机会,如果再不能够改变令人悲伤的未来的话,那么又怎么能对得起涉谷初的恩情呢。

    谢绝了neets和忍者的通话申请后,大魔王草率地回复了几个认识的vtuber的信息,便打开了youtube,查看这个世界的变化。

    “现在的情况,可能跟你口中所述说的未来的情况不太一样,因此我不能完全肯定你所说的有关天使与KKK的事情是一定成立的。即便我相信你是由未来而来的这一事实,但现实与你的故事的巨大差距,也使你的故事的正确性令人怀疑。”

    大魔王在键盘上敲下Eilene的字符。

    如果说有什么不一样的话,那么除了我之外,艾琳就是我所认识到的第一个与之前不同的存在了,我不相信其他四天王有着怎样的变化,但如果是与我记忆中完全不同的艾琳的话,也应当与我认知中的现实有着不同的变化。

    【Akari&艾琳&Moemi   1226591位订阅者-158个视频】

    意料之外的结果让大魔王近乎忘却了呼吸。

    难以置信……为什么原本记忆中将自己的频道让渡给akari使用的艾琳,会与akari使用同一个频道。

    “我不太清楚你说的四天王是什么,是某个组织的代号吗?我很难想象已经拿到了银盾的你会记错vtuber的排名,但如果说你是编造的话,这一切又太过清晰了。”

    大魔王在键盘上敲下原来的四天王的名称,但除了nekomasu有着远超记忆中的八十六万登录数以外,其他的几位都远比记忆中的登录数更低。

    “难以置信……”

    大魔王疑惑地关闭了油管的界面,这样单人查找下去太过浪费时间了,虽然名称在记忆中有些模糊,但是经过检索之后,用来记录虚拟youtuber登录数的网站还是出现在了眼前。

    “艾琳……YUA……nekomasu………”

    令人想象不到的名字出现在了登录数的前列,而原本在记忆里应当处在她们所在位置的vtuber却毫无踪影。

    更多自己所认识的、不认识的vtuber在榜单上乱序排作一片,尽管大部分的名字都是自己所熟知,甚至打过交道,一起游玩过的熟悉友人,但此时的自己,望着这些名字却觉得有些陌生。

    原本以为只是回到了这个时间点,但现在看来,这个世界似乎和自己原来所了解的不太一样,涉谷初所教给我的到底是什么魔法,为什么能够回到过去,为什么这个世界又不像是原来的世界……

    “涉谷hajime………”

    大魔王再次打开了youtube的搜索界面,随着键盘的敲击,那个人的名字在文字框中浮现而出,但回车之后,熟悉的绿色头发却并没有显示在屏幕之上。

    “怎么回事……”

    大魔王不禁抽了一口气,难道这个世界没有涉谷初的存在吗?印象中与回到过去有关的动画情节在脑海中不断地浮现,一个接一个的猜想,让大魔王的呼吸都变得有些不顺畅起来了。

    “对了……月ノ美兎……”

    那个生放十分有趣的女人,再怎么说也不应该籍籍无名才对,同样是彩虹社的成员,如果找到她的话,应该就能从列表中找到涉谷了。

    完全无相关的结果从网页上浮现而出。

    “那么,检索一下にじさんじ好了,那么大的会社总不应该不存在的吧。”

    持续着的自言自语并不能掩盖自己有些慌乱的内心,事实上,接下来的展开对于经常看轻小说和动画的自己早就了然于心了。

    检索失败。

    手机荧幕再次被点亮,虽然仅过了数十分钟就再度拨打过去太过失礼,再次陷入了一小时之前的混乱状态的大魔王,即便是一根浮着的稻草,也会伸出手去试图抓住,更别论是倾听了一个小时大魔王像是幻想一般的话语的人了。

    “嘟——嘟——嘟——”

    机械的铃声在大魔王的耳边重复地奏响,挂断,再拨通,大魔王陷入了无限的循环。

    十分钟过去了,依旧没有人接听。


    原up:虚拟睡眠片衣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683670


  • 全局版主

    另一条世界线——涉谷hajime的决意(四)


    0_1538234691055_cb8f198fec981083f14919b0573056cb_2_1_art.png


    就在大魔王将手机放下的一瞬间,邮件送达的手机铃声再次将他的目光吸引到被点亮的液晶屏幕上。

    “现在有事,如果有什么问题请使用邮件。”

    即便是看上去措辞有些冰冷的邮件,也让此时心绪纷乱的大魔王心头为之一振。

    “十分抱歉……明明已经通过那么长时间的通话了,还要继续打扰您……”

    大魔王一字一句地敲打着键盘,嘴巴顺着手指的落下不自觉地发出着正在输入的内容的语音。

    “但是我还有一事不明,在我的记忆中有着 ‘にじさんじ’这一会社,在vtuber界占据了很大的一片份额,但在我现在的检索之下,并没有找到包括这个人以内的其他vtuber……”

    屏幕上显示的字数逐渐增多,即便刚刚才被艾琳质疑记忆的真实性,但现在的大魔王只想把自己所疑惑的事情一字一句地传达给电波对面的那个人,即便自己说的话像是荒谬可笑的妄想一般,大魔王也有着奇异的直觉,觉得那个人不会因此而对大魔王的呓语视而不见。

    “……送信”

    紧接着,几乎是在点下送信按钮的一瞬间,大魔王手中的机器发出了悦耳的声音。

    “好快……好多!”

    就像是同时互发邮件的双方,在送信的同一时间收到了对方发来的邮件一样,在听到铃声的一瞬间,大魔王的心里产生了这样奇妙的遐想,但是在看到屏幕之后,密密麻麻的回复却让大魔王吃了一惊。

    “关于你所说的にじさんじ的一事我明了了”

    “抱歉,我不知道。”

    “使用这个联系方式或许可以解决你的问题”

    紧接着跟随着的,是一大串用于登上某个聊天室的方法和密匙。

    以内容看来,根本不像是看过我的信息之后然后在瞬间编辑出来或者是同时送信,反而像是早就编辑好,等待我的送信之后再选择回复一样。

    而且,不知是处于什么原因,每封短信的内容都只有短短几行字,而从枚数看来,电波的那头一共给大魔王发送了连续十六封邮件,这样分件的发送方式,似乎还是智能机之前的那个世代所会出现的方式,不知为何又出现在现在这种时候。

    但是现在也不是考虑这些内容的时间了,大魔王用力地甩了甩脑袋,把刚才产生的想法清空。

    “让我看看……田角……草薙……这些名字看起来有点眼熟啊。”

    在按照邮件上面的方式登录之后,大魔王进入了一个界面非常正经的聊天室里,如果不是因为进入的方式太过繁琐,而且需要密匙的话,大魔王真的会以为这只是一个普通的随处可见的聊天室。

    不,说是随处可见也不对,因为在现在这个年代,基本上也没有人会使用网络聊天室这种东西了吧。

    在看到了大魔王加入聊天的提示之后,荧幕上显示着的田角与草薙这两个人之间的谈话便戛然而止,虽然显示出的几句话大魔王并不能理解是什么意思,似乎是编程有关的讨论,但他们还是很默契地一同停下了聊天的步伐。

    “是谁?”

    “阿坤大魔王?vtuber吗”

    “为什么vtuber会加入这个聊天室,谁给你的进入方式?”

    接连不断的提问从显示着田角这一称呼的人的名下显现出来,正当大魔王刚发送出答复的内容的时候,田角也发出了这样的质问。

    “是艾琳介绍我来的”

    “是岩永介绍你来的吗?”

    “……”

    荧幕中的画面仿佛在一瞬间停止了一般,即使隔着电脑荧幕,大魔王也能从停滞的发问中读出气氛的凝固。

    等等……岩永?熟悉的名字打开了大魔王的记忆,似乎……好像经常在有关にじさんじ的场合看到这个名字,是CEO……COO?

    “艾琳是谁?”

    “等等,你们知道にじさんじ吗!”

    在事态还没有发展到最僵硬的状态时,大魔王连忙将自己所能想到的最直接的质问敲打在键盘之上。

    如果说在这里纠缠不清,因为信息提供者的问题而被强制离开这个聊天室的话,倒不如直接把自己所知道的东西一口气砸出去,用高速直球来决出胜负。况且自己所想要知道的,正是有关にじさんじ的事情,此时虽然时机有些不对,但如果不问出来,自己可能就会失去最后的机会提问了。

    大魔王抱着忐忑的心情,一口气砸下了发送的按钮,而紧接着宛如王道漫画一般的展开,让大魔王宛如游戏clear了一个关卡一样地兴奋了起来。

    “你为什么会知道にじさんじ?”

    对了,这就对了,这个时候就是我展现沉浸在网路世界十数年所锻炼出来的键盘对话能力了,尽管在现实世界与人交流都困难,但在这个虚拟的世界中,我的谈话能力可不是吹牛的哦。

    大魔王跃跃欲试地敲击起了键盘,但还不到十秒钟,系统所显示的消息就让他彻底停止了动作。

    [田角离开了聊天室]

    [草薙离开了聊天室]

    “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

    意想不到的展开让大魔王惊叫出声。

    按理来说这个时候不应该是新出现的人物因为我说出了关键词而留下,被我的话术打动从而进入下一步剧情的吗,为什么连我的解释都不看就离开了!混乱的思想在大魔王脑中冲击着,让他暂时间停止了思考。

    正在这时,从屏幕上再次跳动的信息让大魔王双眼的焦距再次拉回到眼前的荧光之上。

    [岩永]:“诶,田角和草薙怎么走了?”

    [あっくん大魔王]:“等等!等等!别走!iwanakaaaaaaaaaaaaaaaaa!!!”

    [岩永]:“?”

    等等,还有什么可以马上挽留他的话语?大魔王的思考仿佛被汤匙狠狠地搅动了一番,无论是什么话语都感觉不到有着能够挽留住岩永的能力。不得已之下,大魔王只好像是在投手丘上被逼至绝路的投手,无奈之下倾尽自己所有而投出了最后的直球。

    月之美兔,静凛,樋口枫,爱丽丝,绿仙,涉谷初……这些他所能马上想起来的名字,全部化为最后绝望的言弹在荧幕上映现而出,此时的大魔王已然被逼到了绝境之上,如果此时岩永再度离开这个聊天室,那么他将会失去现在所能抓到的唯一的线索了。

    然而,能够想起的人名的有限的,在人名刷屏之后,大魔王也最终停下了敲击键盘的双手,等待着荧幕对面那个人的回应。

    岩永……不要让我失望啊!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混沌的空气如同在火灾现场的二氧化碳一般席卷了整个屋子,大魔王宛如置身在一片废气之中,无论是呼吸还是不呼吸,窒息的感觉都从内心散发而出,让双手都开始颤抖了起来。

    不知道过去了多少秒钟之后,也许是一百秒,也许是两百秒,屏幕上都没有新的信息显示出来。大魔王紧张地想眨落一下眼睛,但又不敢,哪怕是额头上的冷汗流到了眼睛之中,盐分让眼睛开始发酸发涩起来,大魔王都生怕眨了这一下眼睛,会让本来应该出现的消息消失在空气之中。

    [岩永]:“那个啊,如果你想说话的话就好好说,发这么多人名我也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啊。”

    二十秒,仅仅过了二十秒,岩永就发言了。

    大魔王想要松一口气,但腹中的空气却仿佛不受束缚一般从嘴里夺门而出,紧接着,慢慢充盈起肺部的空气让大魔王的气力,连同着思考的能力再度回复了。

    岩永……你说,这是人名对吧?

    大魔王的嘴角出现了一丝弧度。

    也就是说,你承认这些人都是存在的,都是有意义的吧?

    宛如推理成功一般的喜悦涌了上来,大魔王在这一瞬间,仿佛感受到了那把钥匙的存在,那把能够解开现在困局的钥匙,在大魔王的心底浮现了出来。

    尽管想要展现一下自己富有魄力的长笑,但现在首要之事,还是稳定住岩永,让他回答自己所想要知道的问题。

    [あっくん大魔王]:“岩永桑,这些にじさんじ的成员,你都认识吧。”

    [岩永]:“……这不是当然的吗?”

    [あっくん大魔王]:“那么请告诉我,岩永桑,为什么这些人的名字,没有出现在youtube上呢?”

    [岩永]:“你在说什么傻话呢,不是在妄想世界干活吗。”

    [岩永]:“诶等等,话说你谁啊,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聊天室里?”

    [あっくん大魔王]:“你相信时间跳跃吗?”

    [岩永]:“哈?”

    早已熟稔的触感从指尖来回闪动,尽管是进行了无数次的行为,大魔王的内心却像是第一次能够不看字就敲击键盘一样地亢奋,对了,就是这样,岩永桑,如果你没有离开的话,就来听听我的故事吧,我们的故事,一个来自未来的故事。

    [あっくん大魔王]:“我来自四个多月后的未来。”


    原up:虚拟睡眠片衣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732809


 

更多本版内容

  • 3
  • 2
  • 6
  • 2
  • 1
  • 6
  • 14
  • 3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