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情峰,学院门。 死士与知田的骑士,战势五五之分。这时,只听到一声震天的怒吼,破天而来。 “是信姬的真龙巨魔。” “家主正在厅里,快去支援家主啊!” 龙吼震天响,骑士士气大增,向学院二重门杀去。死士见势有变,立刻使出暗之终式。 “五星连珠!” 中心大厅的一声五星连珠,牵动死士中的心魔,死士们身上发出诡异的紫光,向骑士们逼进了。 “既然逼杀如此,为救梓璃梦,为救信姬。富士葵只有奉陪。” 只见远处走来的纤细人影,单身背琴,蓝白色长袖罗裙打扮。来者划开重重银弦阵法,前来应战。 “来人啊,杀!” 死士亮刀,向富士葵袭来。杀意腾腾,欲先斩来者,后困信姬三百人马。 “琴声若停,汝等性命就停。”富士葵回答。 “废话连篇!今日之后,就不会有你们的存在了!” 刀剑已至,生死只在一瞬。骑士急吼:“小心!”,但被眼前敌手所困,一时难以分身救援。 “战台风·断!” 富士葵盘腿坐下,横琴拨弦。一瞬间,死亡之音乐,无间之剑气破空而来,仅一瞬的回击,袭击者瞬间毙命。 “只要‘雪山琴姬·富士葵’尚有一线生机,Vtuber就会存在。你们还有谁来?” 富士葵凝眉闭目,弹起斗战飓风曲,黑白键上,弹指风云变。白键掀起风雨惊雷,黑键掀起惊涛骇浪。 声势同剑气,如飓风般袭天灭地而来。连绵不绝,一波一波,试图将天地呐入腹中。 龙脊上,本已昏迷的小梓璃梦被突然而来的琴声吵醒,她揉了揉眼,发现自己并没有消失。而远处正是自己的地方。 “我。。。没事吗?这里是。。。?” 大厅内,法阵中。 信姬对战五人,五星君的连珠阵法是分合相助,同战同退。信姬见四面是剑,又急于逃离,一出手就是无上刀法。 “焱上万劫破宏法!” “玄天掌!” “无极邪心七旋指!” 无上刀法对上无极邪法,不见东方渐白,只见无尽黑暗。不知战斗到了何时,信姬只觉已过千招,生死轮回已过百转。信姬擦去头上的汗,挥刀再次上前。 “狂侠天娇·双刀流!” 狂侠快刀,刀随王者意动,似快意,似狂妄。信姬一刀快过一刀,刀刀是杀人,刀刀是求生。玄天君冥剑迎上焰刀,发觉信姬已经不支了。 “信姬后方有破绽,久战已疲,现在就是除去她的最好时机。” 玄天君战退,命令奎虎君上前。奎虎君一旋身绕到信姬后背,出掌欲打信姬要害处。信姬发觉背后杀意将至,但是不但不防,反而只哈哈一笑说:“你中计了。” 一句点破,一道熟悉的白色身影闪过,那人迅速出掌。 “天神·子兔·断风尘!”天神子掌风回荡,重击南宫奎虎君。双掌相交,内力碰撞的瞬间,直将两人震开。天神子退至信姬身边,双剑顿时出鞘了。 “好友,你来睌了!” “我不还是赶上了。” 天神子兔音手持双剑,背靠着手持焰刀的信姬。 “今天,就看你我当中谁技高一筹。”子兔音说。 “看谁棋高一招。”信姬说。 “好一个局中局啊,四月组。” “惹怒了天神子兔音,你将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信姬回答。 “惹怒了知田信姬桑,你将看不到明天的太阳!”天神子兔音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