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还未登录!

登录/注册后可体验更多内容。如未找到验证邮件,请查看垃圾箱或"点击右上角头像"-->"编辑资料"重新发送。

QQ手机/电脑邮箱无法在移动端注册/验证,使用网页版即可。请使用非国产浏览器(建议Chrome/Firefox)登录。

PS:密码找回重做中,请点击并私信八一八来找回。点击边栏前往其余页面。

《将进酒·再续逍遥,我们的天使梓璃梦》



  • 0_1541671055373_azuma_lim__azuma_lim_channel____render__096_by_hansume-dcb56ch.png

    “该道别了。”一旁无情的黑衣人说道。

    无意间得知的噩耗,梓璃梦眼中酸楚化为眼泪,一滴热泪道尽前尘今生。

    路,已开。

    人,不回。

    小梓璃梦拥抱着已是泪人的母亲,细声道别:

    “小女三拜,叩谢母亲赐命一遭。红尘无梦,莫再为我流泪。”

    “把她锁上!”

    梓璃梦带上了厚重的手链脚镣,带泪唱起自己最后的一曲,

    君不见河边草,冬时枯死春满道。

    君不见城上日,今瞑没尽去,明朝复更出。

    今我何时得当然,一去永灭入黄泉。

    人生苦多欢趣少,意气敷腴在盛年。

    “梓璃梦,跟我们回学院” 黑衣人命令到。梓璃梦单身跟了上去,没有答话,仍旧吟着这一首悲曲。

    “其余人跟上!”众公司员工应声跟上。

    托愿归根问故乡,深邃古河悉前缘。

    傍路忽忽身非我,存亡何用委皇天。


    学院里,术士们疏功、传灯、引气,为来者做准备。

    城外,护送大队一步一步走向了了无生气的学院。

    队中的梓璃梦一边抹泪一边吟唱:

    君不见离人悲,一步一饮泪。

    君不见游子恨,生时难尽意,死后更何为。

    白梅沃若冰雪时,从风簸荡入红尘。

    男儿生逢邅迍世,岂图安命一人身。

    命中顺逆皆造化,回首百年付歌吟。

    雪香飞花拂还有,再不闻梅下三愿心。

    大门外,一双双精打细算的眼睛扫过队伍。随即,一道满是尘埃的蹒跚人影,似是背负着满腔的遗憾和愤恨,踢着铁链,走向学院。

    “人已送到,请开城门吧。”为首的员工向门中的仆从命令道。

    而一旁的小梓璃梦已经以歌作别,了却心愿。进入了大门之后,术士们正在焦急等侍。最后的终曲,即将在学校的一间无名课室上演。

    “你总算是到了。”术士用沙哑的声音迎接他们。

    “该知道的,我和妈妈已经知道了。我放下一切过来,算是以表忠诚了吗?”
    梓璃梦问。

    “你这不算是忠诚。”

    “那要怎么做,才算是忠诚?”

    “你本来就不是这里的学生,而是作为仪式的核心,供我们的偶像饱食的肉体。”术士们笑道。

    咒术发动,巨大的黑影冲出地面。一瞬间,将眼前的少女吞噬。梓璃梦那一刻,眼前所见并非是自己当时为了前辈玩恐怖游戏里一般的可怕怪物,而是一个个支持自己的身影。

    第一次直播,听闻前辈为了自己而重新开始自己的事业。

    第一次唱英文歌,就算是五音不准也要为前辈们歌唱。

    第一次参加RAGE,和各路的Vtuber一起玩真的很开心。

    还有时乃空前辈。。。还有咩咩咩前辈。。。

    还有。。。还有。。。

    还有许多快乐的回忆。

    “我当时的梦想就是要做世界上一流的偶像。

    而今天,当我得到这封信时。

    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将会是谁。

    我除了是前辈们喜欢的梓璃梦还会是谁?

    难道自己所努力的,就是为了给大家都不认识的新人转命吗?

    转命后再转命。

    这就是自己的宿命吗?

    但是我不想成为另一个人,我不想入新的学院,我也不想重生。

    我只想做只被前辈们所关注的梓璃梦啊!

    前辈,我走之前,出了一张属于自己的一首原创曲。

    与其今后世人视我为他人,不如将自己的心声和愿望告诉前辈。

    用歌曲将消逝的璃梦告诉给其他人。

    呐,前辈会记得吧?

    会记住我这个爱喝水,体力不行,但无论如何都想当偶像的我吗?

    今后的梓璃梦就仅存在于前辈们的心中,

    好吗?”


    “将军。”

    “好棋。”

    “跳马。”

    “走象。”

    “吃。”

    棋盘上,双方的棋子都已经所剩不多。眼看汉界内是四处受敌。而楚河内除了仅留的几个,余下的都是楚王之兵。

    “师妹,这局不会复盘吧?”

    “容我想想,有了。”

    只见身背无名书简的女子,把手上的一棋向前一动:“将死。”

    “啊,这。。。”对阵的书生,不可思议地看了看,口中念念有词,测算最后几手。

    “我输了。”书生痛快认了输,但是心中暗喜,似豁然开朗。

    “事事如棋,师兄。有些事不会那么快结束的。”



  • 后记:
    这首《将进酒》的诗不是我自己写的。而是引用《将进酒·天罗子绝笔》这一首。


  • 捐赠者 管理员

    绊与爱,身和魂,缺一不可
    -- 博丽岚

    还是想再引用一次这个。
    鱼死网破了,但还是望璃梦能在某处有个安心的地方再次出现。



  • 本能寺,午夜。

    “报!道士大人快书一封,家主亲启!”前来的信使气喘吁吁跑进信姬的书房。

    “呈上!”

    “是!”

    不一会,书房传来一声怒吼。

    “畜生!” 信姬拍桌大吼,立即跳下椅子,对着信使就是一脚。把信使一下踢出老远。

    “全员备马,所有人随我出征!” 信姬推门向马厩跑去,不由分说。

    本部一瞬间紧张了起来,所有人看到信姬就自己闪到一边。他们从来没有看过信姬大人这么生气。“必定是什么大事发生了。”

    “大队随我来,出城!”

    一队千人的铁骑,浩浩荡荡从灯火明亮如白昼的古城冲出。

    “大人,我们去哪里?”

    “去救人。”满身穿金披甲的信姬,头也不回地说道。



  • X学院,仪式仍在进行。学院上空阴云密布,似乎随时会落雨。空气越来越冷,哈气成冰。这时,意外的来客正在静寂中靠近。

    远处,一位琴师,盘坐在地上,揭开背后蓝布包裹着的古琴。女琴师双目紧闭,一曲杀曲,奏响夺走梓璃梦的黑暗学院。女琴师缓慢撩拨着,琴弦三两声,声后却是掩盖不住的重重杀机。

    北方,信姬的铁骑士们已经到了大门之外的高山。听到远处若隐若现的琴声,他们立刻明白,时间将至,今天不救得院中人,誓不回部。

    而此时的信姬却立即下马,从马上的得胜钩拿下自己的武器,长刀在手。信姬对着身旁边的卫士说:“你们全员听命,我先前去救人。”

    “家主,不可啊。前方术士诡诈多端,属下不能让家主单刀赴会。”

    “目前,仪式将完成了,梓璃梦的时间不多了。你们怀中有绵囊会告诉你们该怎么做的。怎么,你们还信不过我吗?”

    “可是。。。”

    “话以至此,违令者杀!”说完,信姬向山下一跃,双足跃云。瞬间,一条灰色的巨龙从天而降。一时,龙吼震天响,天地如同白昼。巨龙接住信姬,口吐三昧火,峰火燎原,学院外是杀声一片。



  • 内部中央的大厅,学院的仪式中心。

    紫红色的阴火,在法阵上不着自燃。熊熊的火焰,却是无尽寒冷,吞噬生机。术士们,施展全身能为,逼出邪气。突然,一声巨大的龙吼,突破了外部护体。

    巨龙怒火袭卷学院,火焰中,传来一声王者的低语:“注意来!当今的武林,没有人看到我的快刀,是如何饮血!连你们也不例外。”

    “是亲人不认的织田信姬。”

    “是刀不认人人不识,人不识刀刀不认。”信姬踏火而来,焰刀对上邪魔术法,“放出梓璃梦,否则学院今天必会死尸成山。”

    “战国刀者,不过尔尔。我们到要领教你的炎上刀法。”

    法阵中,信姬踏步上前,抛出卷轴。

    “影之卷·呐石成身,墨影归真。”

    “归来吧,梓璃梦!”


    外围,刀剑相交,是杀声不止,是杀曲不停。琴声不停,战斗不止。大弦嘈嘈,琴声似急雨,剑气裂石穿云。琴剑的无形剑气亦柔亦刚,一拔弦,一转轴,以琴声作刻刀,在学院墙上留下骇人文字

    “踏出此门,尸骨无存”

    铁骑中,领队人喝令:“众人列阵!”

    众骑手勒马转向,开路抛线。一时,四路都是隐隐约约的银光,学院护卫一入境区,四面八方的钢线就会扑来,将来人穿脉动骨,立在地上。


  • 捐赠者 管理员

    “战国刀者,不过尔尔。我们到要领教你的炎上刀法。”

    かっこいいww


  • 捐赠者

    文笔好厉害,字幕润色一定很厉害吧(唐突)



  • @染煞箱子醬 然而我从来没在字幕组待过,也没有空。只是一个定期更同人的咸鱼。QUQ


  • 捐赠者

    @素心生 这样...不过文笔很有韵味啊,Vtuber战国诗人kana?



  • @染煞箱子醬 并不,Vtuber中的中二病。


  • 捐赠者

    @素心生 Vuber本就源自想象嘛,同人创作加把劲骑士吧!



  • 大厅内,信姬力战五术士,在黑烟墨影中,冷锋对邪手。

    “东宫亢龙君”

    “西宫鬼雀君”

    “南宫奎虎君”

    “北宫虚武君”

    “中冥玄天君”

    “五星君今夜共斩知田信姬!”

    红月弦夜泪,法阵中,信姬对战术士五星君,一拔刀,就是无上杀招。

    “焱上无刀·斩!”

    信姬起手,刀影迷踪,是忘形非忘形。刀光下,信姬一转身,已消失在墨色风暴中。

    信姬在影中一阵寻找,用夜枭之眼看到战局中那久别的身影。那人,就是梓璃梦,信姬抓住了刚刚从死境逃生的梓璃梦,向窗边撤去。

    “快走!”信姬抓住梓璃梦的卫衣一角,用上内力向窗外一掷,外围飞翔的灰龙立即接下已经晕去的梓璃梦,随即飞往了学院结界外。

    “是梓璃梦,杀!”东宫横剑上前,信姬挥刀上迎。

    “你的对手是我。”

    两人刀剑交锋,初逢,便知对手的功力深浅。西宫、南宫、北宫、中冥也向前逼近了。

    “不好,这是‘五星连珠’。时不宜迟,葵酱,保龙大任就交给你了。这里就交给我了。”



  • 无情峰,学院门。

    死士与知田的骑士,战势五五之分。这时,只听到一声震天的怒吼,破天而来。

    “是信姬的真龙巨魔。”

    “家主正在厅里,快去支援家主啊!”

    龙吼震天响,骑士士气大增,向学院二重门杀去。死士见势有变,立刻使出暗之终式。

    “五星连珠!”

    中心大厅的一声五星连珠,牵动死士中的心魔,死士们身上发出诡异的紫光,向骑士们逼进了。

    “既然逼杀如此,为救梓璃梦,为救信姬。富士葵只有奉陪。”

    只见远处走来的纤细人影,单身背琴,蓝白色长袖罗裙打扮。来者划开重重银弦阵法,前来应战。

    “来人啊,杀!”

    死士亮刀,向富士葵袭来。杀意腾腾,欲先斩来者,后困信姬三百人马。

    “琴声若停,汝等性命就停。”富士葵回答。

    “废话连篇!今日之后,就不会有你们的存在了!”

    刀剑已至,生死只在一瞬。骑士急吼:“小心!”,但被眼前敌手所困,一时难以分身救援。

    “战台风·断!”

    富士葵盘腿坐下,横琴拨弦。一瞬间,死亡之音乐,无间之剑气破空而来,仅一瞬的回击,袭击者瞬间毙命。

    “只要‘雪山琴姬·富士葵’尚有一线生机,Vtuber就会存在。你们还有谁来?”

    富士葵凝眉闭目,弹起斗战飓风曲,黑白键上,弹指风云变。白键掀起风雨惊雷,黑键掀起惊涛骇浪。

    声势同剑气,如飓风般袭天灭地而来。连绵不绝,一波一波,试图将天地呐入腹中。


    龙脊上,本已昏迷的小梓璃梦被突然而来的琴声吵醒,她揉了揉眼,发现自己并没有消失。而远处正是自己的地方。

    “我。。。没事吗?这里是。。。?”


    大厅内,法阵中。

    信姬对战五人,五星君的连珠阵法是分合相助,同战同退。信姬见四面是剑,又急于逃离,一出手就是无上刀法。

    “焱上万劫破宏法!”

    “玄天掌!”

    “无极邪心七旋指!”

    无上刀法对上无极邪法,不见东方渐白,只见无尽黑暗。不知战斗到了何时,信姬只觉已过千招,生死轮回已过百转。信姬擦去头上的汗,挥刀再次上前。

    “狂侠天娇·双刀流!”

    狂侠快刀,刀随王者意动,似快意,似狂妄。信姬一刀快过一刀,刀刀是杀人,刀刀是求生。玄天君冥剑迎上焰刀,发觉信姬已经不支了。

    “信姬后方有破绽,久战已疲,现在就是除去她的最好时机。”

    玄天君战退,命令奎虎君上前。奎虎君一旋身绕到信姬后背,出掌欲打信姬要害处。信姬发觉背后杀意将至,但是不但不防,反而只哈哈一笑说:“你中计了。”

    一句点破,一道熟悉的白色身影闪过,那人迅速出掌。

    “天神·子兔·断风尘!”天神子掌风回荡,重击南宫奎虎君。双掌相交,内力碰撞的瞬间,直将两人震开。天神子退至信姬身边,双剑顿时出鞘了。

    “好友,你来睌了!”

    “我不还是赶上了。”

    天神子兔音手持双剑,背靠着手持焰刀的信姬。

    “今天,就看你我当中谁技高一筹。”子兔音说。

    “看谁棋高一招。”信姬说。

    “好一个局中局啊,四月组。”

    “惹怒了天神子兔音,你将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信姬回答。

    “惹怒了知田信姬桑,你将看不到明天的太阳!”天神子兔音回答。


 

更多本版内容

  • 6
  • 1
  • 6
  • 8
  • 4
  • 5
  • 4
  • 2

友情链接